美丽的“绿玛瑙”

星空周刊第5期作者:八(4) 吴迪 

有一个古老的寓言,说的是从前有只狐狸,因为想吃架上的葡萄而不能,只好说它是酸的。

那年夏天,我也成了一只馋嘴的狐狸。

不知何时,楼下的葡萄藤已经偷偷地爬到我的窗下而且倔强地硬把它嫩嫩的枝条伸进我的窗子,在临窗的写字台上从容地伸展着纤细的藤蔓和嫩绿的叶子。每一天清晨,我都小心翼翼地把它请回窗外。于是,它又顺着窗框和墙壁,直挺腰身向二楼攀登。

它看上去是那样的柔弱,细细的,嫩嫩的,又是那样的执着和顽强,夕阳的柔风把它攀援的影子抛进窗子,雪白的台布上便映出一片片美丽而别致的花纹。

一天夜里,狂风骤雨。我惦念着窗外的那根葡萄枝条,不知它躺在哪里,风雨中会不会折断腰身。早餐,我迫不及待地推开窗,啊!一串紧挨着窗台的绿葡萄,唾手可得。它将自己掩映在繁枝茂叶中,又淘气地露出一点点碧绿的身影,好像在偷偷地瞅着我痴笑。我兴奋极了,小心翼翼地提拉上来,轻轻放在写字台上。这是怎样的一串葡萄啊!严严实实,圆圆滚滚,鼓鼓胀胀。要不是那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白霜”,那又嫩又薄的绿皮儿,肯定一触即破,它真像一串晶莹剔透的“绿玛瑙”。我提着口气儿,轻轻将它翻过来——哟,还有几粒熟透了的“绿玛瑙”紧紧嵌在里面呢!

它是那样的诱人,竟使我觉得自己也成了寓言里那只馋嘴的狐狸。不,当然不全是,因为我毕竟够得着啊,而且现在它就躺在我的写字台上。可惜它不属于我,我只得像那只狐狸一样,咽着口水说了句“肯定酸!”

此后,虽然看懂女儿心思的妈妈,每天都从市场上买回葡萄,有时,是很大的一串,可是我总觉得没有窗下的那串的“绿玛瑙”诱人。因为它是连着根,连着它的生机勃勃的根摆在我桌上的。我想吃,又不能吃,只好时不时地把它轻轻提起来,放在白色的盘子里,摆在面前尽情观赏。

它似乎很有灵气,一天比一天丰满晶莹。

一个傍晚,我放下书包,刚要把那串葡萄拉上来,就听到容奶奶喘着粗气,亮着大嗓门上来了:“非得让我老太婆摘给你呀?快摘了吃吧。”说着走进来,伸手就从窗外拉上来那串葡萄。

我大声叫着:“容奶奶,别掐断它!”啊!绿玛瑙你属于我了!然而,当我坐下来要品尝时,却又不忍心去破坏这无与伦比的活着的“工艺品”那翠绿的色泽,映着雪白的盘子,美极了;那饱满密实的颗粒,连着长长的藤蔓,又接着楼下的大地,妙极了,我竟舍不得下手。

日月如梭,光阴荏苒。如今,我早已经远离馋嘴的童年。然而,邻里的爱心,大自然协奏出的这一美好篇章,久久萦绕在我的脑际,温馨甜蜜,无法重复,更难以忘却。

点评:一串串“绿玛瑙”印证着邻居浓浓的爱,童年的快乐,儿时的天真,一切都那么美好。它们,都属于你,永远是你的珍宝,不会消失……                                     (彭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