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玉兰

星空周刊第12期作者:八(7) 白雨婷 

    三月初的日子,我与玉兰碰面了。

    春天的气息悄然飘荡,可那寒冷的风一吹,就消失了。只有那微弱的跳动。冬天这个老朋友,还真是恋恋不舍呢!

    我懒散地下楼,去应那春天的约会。没有勃发的生机,争妍斗艳的花朵,没有浓郁的春光,厚实繁茂的叶片。一阵风刮来,心里又打了个哆嗦:春天真遥远啊!

    就这样走着,仿佛很无意似的,那列队整齐的广玉兰就闯入视野里了。它的干异常笔直,丝毫没有因为硕大的树冠而有一丝松懈。向四周延伸的枝条,长而慵懒,就像睡不醒时伸了个懒腰,而那个姿势便在那儿定了形,真是随意,可是我就喜欢随意。

    又仰了仰脖子,啊,那些攀着枝儿的叶片儿,像一只只蒲扇,静静卧着。密密的叶透着黄绿错杂的微妙,叶表面油亮亮的,显得熠熠生辉。我又欣喜地猜想,要是夏天的时候能有这么一抹清凉的话,一定很舒服吧。

我又走近了些,伸出手抚摸着广玉兰的干。青褐色的皮肤,摸上去很粗糙,细细碎碎的屑末沾满了手心。两丈高的干上有少数坑洼,看得出来,那是被砍去的旁枝。为了美观,它损失了一部分生命。而我却强烈的感受到,夭折的生命的活力,在春天的鼓舞下很快就会苏醒,然后长出一株饱满的芽儿,柔软地想让人去亲吻它。那种振人心魄的顽强,在寒冷的风中越发地激昂。

“长大,我在长大,我需要力量!”一阵风带来了芽儿的心声,我的心又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在这之前,我从未留意过广玉兰。这时,我开始回忆那洁白的硕大的花,只是一切都像弥漫着烟雾般,什么也看不清楚,恍然之中只有那白绿相间的色块和醉人的芳香。花还不曾在,叶却一直都在。它在等待白衣仙子的到来。它不埋怨,它为那花而生,所以才懒散的吧!一阵风缓缓地掠了过来,一路从根干爬上了密密的叶,“沙沙”地摩挲着,摇晃着,欢乐的声音一串串地送出来,不花什么力气。我静静地看着,那挺拔的广玉兰带给我一种奇异的感觉!一点一点撩拨着我的心弦,回馈给我一种似琴音般的温柔与慰藉。然后我的身体变得很轻很轻,思绪开始变得很远很远……

    回去的路上,想着些什么,要像广玉兰一样?心里的声音很严肃。不,要比它更挺拔,更坚强,要开出比它更大,更美的花。

    又是一阵风,是该回去了,下次再见吧,美丽的广玉兰。

    点评:早春三月,玉兰芬芳。在微风轻拂的日子里,去赴与广玉兰的约会,感悟它的坚强,它的美丽,它的奋发。一个“会”字,充分突出了对广玉兰的喜爱。融情于景,借景抒情,语言细腻,给人以美的享受。又是一阵风起,吹来了玉兰芳香,也吹来了自己努力的决心。(张玉婷)